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扑扑的心情日记

我们都是在种种压力下保持优雅前行的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年的故事~是这样开始的~  

2007-07-05 13:22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再来讲个故事吧!~

事情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。

天空,一片阴霾,从远古到现代,她抬头凝望的只是同样的一片灰色,一片井形

的灰色.......这是深宫,她生且长的地方,她背负着皇族的血统,注定不自由

。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窒息的禁锢,禁锢着她爱情的萌芽~~那年,她,13岁

......

深宫,金色辉煌,这是概念上的颜色,不会被历史冲刷的平凡,它是无上的,应

是每个人心目中不可攀爬的圣地.....他,身上沾染了辉煌的色彩,却只能在圣

地的奠基下徘徊......同样生活在这井形的天地中,却显得卑微,那年,他15岁

......

他的父亲是一名将军,曾经履立战功,作为人子,也世袭下了父辈的使命,他和

宫廷里的男孩子们一起长大,读书练武在一处,是父辈给的荣耀,他明白,他注

定也是要征战沙场的,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...他从小就明白,那些亲

如兄弟的人们不是手足......这种分化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加深。

就在那日,远征的人们传来喜讯,他的父亲又立战功,他是功臣的儿子,平生享

受了第一次宫廷的夜宴.....当然,他是不可能真正如父辈那般接受朝见的,只

等待着皇主那一声举杯的号令,一杯酒饮过,他便被吩咐在门外候旨,皇帝与他

的父亲似兄弟般亲密,他却能看的出父亲脸上卑微的表情,似乎那种对皇族的敬

与畏只潜藏在他的浅笑之中,让他一阵辛酸,会觉得那皇主越是显得平易,父亲

就越可怜,他甘心的臣服于这个平易的皇主,迟早有一天,含笑着在沙场上尸骨

无存...他不禁流下了眼泪....

“你怎么哭了?没人和你玩吗?”一个小女孩的身影盈盈的出现在他面前,显得

那么幼稚,纯净,与这他从来都觉得复杂混沌的宫廷对比的是那么生硬。

“不,我没哭,我也不需要有人和我玩!”他的态度格外生硬,小女孩怔住了。

“你是宫里的人吗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小女孩有些尴尬,生硬的转了个话题。

“为什么要是这的人?我并不喜欢这里!”他显得更加严肃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

要刺痛她。

小女孩皱了一下眉头,没有再继续问什么,只悄悄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只泥塑的小

猫,塞到了他手里:”这是我捏的小猫猫,它不会说话烦你,就让它给你做个伴

吧。”

他愣住了,直直的盯着手里的泥猫,才发觉,自己真的不曾有过伙伴,自己真的

不需要吗??不知道,因为没有过......

她是谁??面前的侍卫和宫女已经掩住了她的身影,也同时告诉了他答案....

他是谁?女孩很想知道,有种莫名的感觉,熟悉的感觉,但明白,他是不能接近

自己的小卒。从那晚,她懂得了思念。................

 

她并不是贤淑的淑女,总企图逃出深宫看看外面的世界,并为此一直做着努力。避暑山庄,

湖边小筑,都是她梦里去过无数次的地方,在那里,有没有边框的天,有没有高墙的地,

自己会像只鸟一样翱翔,心胸无限宽广,能容下一切世事。

在围场是皇族的男人们较量武艺的天堂,她的兄长们会不时的较量几局,她早已经设计周全,

一连几天赖在兄长们的书房捣乱,求他们带上她,还自做主张的挑了匹战马..皇帝是一国的

君主,自然不会像平民的父母知道孩子的家常琐碎事,她的计划似乎很周密,屡屡得手...

她也许不曾察觉,在一群随从的小将中,有一双凝视她的眼睛,她的一频一笑,都看在他眼中,

他随身带的东西只有三样--战刀,弓箭,还有...一只泥塑的小猫......

他们的马队已经跑远了,他驻守在一个小山包下,看守着他们的战利品,忙里偷闲,终于可以休

息一下,地上的草已经发黄了,上面有些许落叶,让地面显得干燥柔软,使他不自主的想拥抱大

地,不知不觉,进入了浅睡,半梦半醒之间,他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,一样的盈盈

曳曳,却是只身一个人...“这是梦吗?是的”他确定这是梦,因为她不可能没有众人的簇

拥.....脸上生生的痛,一道血痕应声浮现在他脸上,他猛醒,这不是梦,自己的脸被这个小公

主生生的抽了一鞭子。“你....”他莫名,“你什么?”她把鞭子狠狠的摔在地上,“给我捡起

来!”他来不及反应,他真的昏了头脑,她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?粗暴,高傲,盛气凌人...除

了发呆还是发呆,脑子空白,拾起鞭子,才发现自己脚步沉重的无法挪动,觉得自己原来一直活

在泡沫里,打回到现实的身体不堪重负......“再看最后一眼便彻底忘记,他已做好了这样的打

算,但这一眼,他已不能再把视线移开....她,满眼泪水...像泻洪一样一泻而出,


“我想恨你!好想好想恨你,但我恨不起来!你为什么那么残忍?”


“残忍?”他摸不着头脑。


“是的!好残忍!!明明一直在注意我,为什么还要装做不理会我??当我不存在吗???

你的心不会痛的是吗?是石头的吗??”她哭着问。


“是呀,我的心是石头的吗?不会痛吗?”他问自己,却已不自主的把她拥到怀中....


“你对着小泥猫发呆的时候我一直在看着你,你知道吗?”她娓娓的说,“给你猫猫的那天……

你为什么对我那样?”她问。


“属下冒犯了!”他一把推开她,单腿跪地不敢再抬头,他想到了,当初自己是那么的冷静,那

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......虽然对她一见钟情……  

 

 

“猫猫说话你听的懂吗?”她问,

“这是泥的,怎么会......”他说,

“傻瓜,只要你用心的听,你会听见它说的话。”她笑笑说。

“它在说什么?”他傻傻的问,

她悠悠的凑紧到他的耳边,呼吸着她的芬芳,她像只小猫一样的柔软,

呼吸有些急促,她的声音显得有些微颤:“它在说,猫儿想你。”

刹那间,他身体里的两个自我在急速分裂,他在痛苦的挣扎,几近崩溃,

爱她,但不能爱。

当他回过神来,她已经飘然离开......他耳边回荡着一句话----记得我,

我的乳名叫猫儿......

真的好想抓住她,把她抱在怀里,就这样一生一世,但这只是妄想吧,他感

受到了心痛,才发现,自己的心如猫儿一样,鲜艳柔软......

“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,我要立战功!立下很大的战功,作一个真正的大将

军,然后请求那无上的皇主,把猫儿给嫁我,那时侯我才能配的上她!”

他一直怀揣着这个梦想,并努力着,还有,就是要找机会把这个捷径告诉猫

儿,这是一棵救命稻草,能挽救的不止是他,而是两颗被痛苦蹂躏着的心。

度日如年,征战如期而至,他感受到了梦想的脚步声,欣喜,萌动。

他来到围场的小山包前,已是满月,显得有些苍白的月光下,他仿佛听见了

手中的小泥猫在重复着那句话--猫儿想你......

恍惚中她出现在他面前,一样的盈盈曳曳,一样的含着眼泪......

“你怎么会这时候来这里?”他问,

“我没有和你说过,当今的皇帝只是我的伯父,我的祖母是太后,只是因为

太后宠爱我,我才会生活在宫里。”猫儿在细细讲述她的身世。“今天是我

父亲的寿辰,我是借给他贺寿的机会出宫来的,家宴已经结束了,不知道为

什么,我想来这里看看......我的时间不多,没有想到会碰到你。”他又一

次感觉到了猫儿的柔软芳香,再也无法放她走。他眼中的泪浓浓的诉说着不

舍,“你要上战场了是吗?”猫儿问。

“你知道了?我是想......”他颤抖着说,“你要等我......”

“我早已想到了这样的结果.....”猫儿垂下眼睑,叹息着,“这等征战想

必会死伤无数,将军要珍重呀!猫儿等你回来。”

这是第一次有人叫他将军,他刹时明白,猫儿这等聪明,已经了解了他主动

请缨的用意。

猫儿的肩在白色的细纱中若隐若现,却是如此悲凉,如同苍凉冷月,哀怨断

肠,她褪去白纱,偎进他怀中,指尖划过他皮肤的一刻,他彻底臣服。

看着面前猫儿的身体,如没有完全绽放的雏菊,感受着两人没有任何隔阂的

体温,猫儿轻轻的说:“猫儿是你的猫儿,你也要是猫儿的将军。”

“怎样才是猫儿的将军?”他问话的同时,手上有一丝蛰痛....渗出血迹的

是一排整齐的牙印,“这是我给你的印记,有了它,你就只属于我的了!”

她孩子般的顽皮却没有让他感到轻松,他们的路是如此艰难,几乎是悬在崖

上的吊桥,而现在的他们,已走到了桥的中央.......

 

过往的思念都敌不过对爱人的思念,像是在爱人离去的同时,心也被同样带去了。

她和他就此一别仿佛踏上了一条没有尽头的路,路上没有风景,沿途血迹,处处悲歌。

枯草回春,猫儿的心却不曾感觉季节变化,只细数着每一刻的流逝,看似残忍,

却留有一丝希望。
      

渴望自由,却不想飞的很远,只想去那一个地方,在故处思念故人。清风浮过,像是将军的轻抚,

“清风怎么会刺痛人呢?”猫儿从梦幻中惊醒,感觉手腕被狠狠的刺痛,一对豆大的小孔,渗着血,

跟随疼痛而来的是阵阵的晕眩,她意识到,自己像是被某种毒物蛰伤了。四下打量,草丛中沙沙做响,

“是蛇.....”她意识到自己的伤是蛇的痕迹,“将军……”意识混淆,只觉得周围已翻天覆地......

浓重的色彩像岩浆浓稠的堆积而来,使自己慢慢僵硬,眼睛像是被极强的光刺痛,越是挣扎,

越是难张开......心里酸酸的,只想哭......胃在翻滚,好想吐...


      “将军...........”她喃着..........泪已经流成赤红色...侍卫一拥而上,

她却感觉自己像微尘般飘了起来,身体像被撕裂般疼痛,却不是让她痛哭的理由...


     “让将军回来........”使尽了力气,喊出这句话,也喊出了灵魂,她终于摆脱了沉重的驱壳,

飞了起来,虽然很痛,但却感觉到了从没有过的解脱......好想再看他一眼,却向一端雾都飘去...

面前是一段小路,没有任何风景,一切那么苍白,只有尽头隐隐约约的有七彩的光...

“这便是黄泉路了吧?”猫儿叹息着,从此别了自己的皇脉,她并不惜得自己的皇脉,

只是叹息世事弄人...身上一样的疼,“灵魂怎么会觉得疼呢?”她想,

懵懂中一个声音说:“孩子,你在这里留的太久了,你有什么不舍吗?”

一个婆婆出现在她面前,面容慈祥,“人人都不舍,但这条路,人人都不能往回走呀!”婆婆说。


     “我不是想往回走,我只是想再看看他......”她哭了,

却没有泪,她摸了摸自己的脸,莫名。
     “没有眼泪了对吗?因为你已是灵魂了....懂吗?念着从前只会让你无尽痛苦。”

婆婆的语气冷静异常...

 

“渴了吧,喝了这碗酸梅汤,然后忘记从前的痛苦,好好的上路吧。”

婆婆盛出了一碗冰凉的酸梅汤,气味芬芳。

猫儿感觉到自己被另一个灵魂拉住,别样的熟悉,

“将军??怎么会是你?”她诧异

“你来送我的吗?是梦吗?”她狂喜,她不顾一切的奔向他的怀抱,却如

两朵云交错而过,

她猛然意识到:“将军……你………”无语,她在他眼中看到了那一幕-

----信笺传到大营内的那一幕,他们驻扎在敌人的城墙外,几天几夜,等

待时机,这晚就是攻城的时限,探马带来了后方的信笺,遵猫儿的交代,

调将军回京,他再三追问原因,

终于……探马迟疑的讲出了两句话:“她说,猫儿负了将军......还有,

她说,让将军回来.....猫儿将死....将军不必再出生入死了...”他说:

“既然你已死,我留在世上没有任何意义,我是来追问你,这次,是不是

你很残忍??”

“我残忍?”猫儿反问。

“是呀,你是那么残忍的离开我,带走了我的心,却又是那么无私,留下

了你的心让我来想念......我耐不住这思念的苦,上天入地,我都要跟来

的,因为你说过,猫儿是我的猫儿,我也要是猫儿的将军。我只属于你。

不是吗?”他拉住她的手,显露出她给他的痕迹。

“孩子,人生在世就是受苦,你们已经几近解脱,为什么还怀念这些呢?

赶快上路吧!”婆婆又拿出一碗酸梅汤,送到面前。

“这是忘忧的神药吗?”他问,“让我们来世不再这么受苦?”

“是的,来世就是崭新的了!”婆婆说。

“猫儿,来世我们会平安幸福的生活,不会再受苦了!”他像是抓住了希望........

“不要呀~这是.......”猫儿还未喊出话,他已一饮而尽....

她哽住了,好恨.....

看着他笑笑的离开,已不是深爱猫儿的将军...没有一丝不舍,没有牵挂和忧伤......

“万念惧灰吗?..这是惩罚...你留恋只会这样的痛苦..看看他,

重新开始吧!”婆婆拉住了支持不住的猫儿。

“如果是惩罚,请告诉我尽头在哪里?”猫儿问。

“我带你去...”一路无言,经历了什么猫儿感受不到,已到了可以投胎的地方.......

“这里,是终点吗?”她问。

“不,是起点。我已经逾越了我的职责,本不该是我带你来这里的!”

婆婆说,言语见居然有了一丝慈祥...“现在你要为我做件事了,”婆婆还

是照样的拿出了那碗汤,“这才是我的职责!”

“你的职责不就是让人不再痛苦吗??“猫儿问的婆婆一时语塞。

“是呀,但记得今生的痛苦,你不后悔?也许你来世找不到他!”婆婆说。

“不,我不后悔,最大的痛苦是没有希望,我愿意如今世抱着希望重走这

条路!”猫儿跪在地上哀求。

“汤是必须要喝的!不管你说的多诚恳!要我灌你吗??“婆婆突然变的

很凶,她强掐住猫儿的脖子,灌下了这一碗汤........

 

.............猫儿却发现,喝下的汤没有太浓的味道,自己的意识很清

醒....她已堕入轮回....是婆婆帮了她....

 

 

该忘记的终究该忘记,只记得我们各自要寻找的人何尝不是件好事?这个故事来自我的一个梦,

几十年一直反复着的梦,她经常带我到故宫,似是我家,带我到那蓬枯草前...只是碎片,

当我遇到他,才开始编织起来...

信则有不信则无。

但我深信,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,面前的就是我要找的人......

只要相信这一点,好吗??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